星道在线,晚明文人的闲适情趣

星道在线,晚明文人的闲适情趣 2020-01-11 16:41:02   阅读: 494

星道在线,晚明文人的闲适情趣

星道在线,中国古代追求闲适的文人向来自命清高,以超尘脱俗为尚,以混迹世俗为耻。庄子的闲适思想是对世俗世界的绝对超越,陶渊明的闲适是远离世俗,走进田园,与世俗社会还有较大距离。但晚明文人不同,他们不离世俗,在世俗生活中享受闲适的情趣。

晚明文人积极参与世俗的享乐,认为俗与不俗不应以是否离开世俗为标准,而应以是否出自真情真性为标准。晚明文人认为食色之人出自真情真性,并不俗;而虚伪做作的伪道学、乡愿之人才真正是俗人。袁宏道批评伪道学是“浮泛不切,依凭古人之式样,取润贤圣之余沫,妄自尊大,欺己欺人”,奉劝那些浅薄的“学道人”,不要自视甚高,应该“安心与世俗人一样”。晚明文人的世俗观念闪耀着人性的光辉,带有很浓的启蒙主义色彩。

世俗化在士林中成为一种时尚,过去以脱俗为高雅,今日则认为迂腐疏阔;过去以入俗为鄙陋,今日则认为时尚。文人雅士向世俗生活靠拢,意味着肯定现世生活的意义和价值,承认普通人追求人间幸福生活的合理性,意味着对旧礼教、旧观念、旧传统的背叛,具有人文主义倾向的启蒙思想。

晚明文人在重视精神闲适自由的同时,也重视物质需求和生理需求的满足。孔子所赞赏的一箪食、一瓢饮、处陋巷的生活,庄子的贫困生活,陶渊明的贫困生活,晚明文人都是不能接受的。张岱在国破家亡,避迹山居时,面对“破床碎几,折鼎病琴……布衣蔬食,常至断炊”(《自为墓志铭》)的生活无限感慨,只能在对往日享乐生活的追忆中度日。晚明文人既要物质,又要精神;既要超越,又要享乐。晚明文人认为合理的物质需求和生理需求是人的天性。把人的物质需求摆在第一位。因此晚明文人的闲适情趣中不仅有精神追求,还有吃喝玩乐,对美食、美色的嗜好,对爱情的向往等等。

晚明文人的闲适情趣具有现实性和现代性,闪耀着人文主义启蒙思想的光辉。前代文人的闲适,伴随着追求“清”的人格理想,强调精神上的超越与自由,对人的合理的物质需要和生理需求并不重视,逃避甚至鄙视世俗生活。庄子的闲适思想主张人不能被物役,不能被束缚和扭曲,还原人自由自在的天性,强调精神上的绝对自由,超越世俗的一切,给人不食人间烟火的形象。但是晚明文人的闲适不追求“清”的人格理想,不离开世俗社会,注重精神和物质的双重享受。晚明文人闲适情趣的这些特点,跟晚明的经济和社会风尚,理学衰微,狂禅思想兴盛都有着密切的关系,是时代赋予的特点,是当时社会历史文化语境的产物。

(选自《文艺评论》)

上一篇:收评:沪股通净流出8.07亿 深股通净流出1.37亿
下一篇:开赛三周球队红黑榜!太阳热火最惊喜,西决球队上榜

精彩推荐